首页 > 异域风采 > 异域风采 > 浏览文章

异域风采

  • 澳大利亚发布《通过体育运动实现活跃与健康老龄化》报告(一)
  • 作者:赵卫平 汪颖 编译    来源:    时间:2016-12-15
  •     澳大利亚体育委员会于2015年发布了《通过体育运动实现活跃与健康老龄化》报告。该报告由澳体委资助,由维多利亚大学体育、锻炼与活跃生活研究所的活跃生活与公共健康团队负责撰写。

       

        一、摘要

        体育是身体活动的一种,是成年人以悠闲的方式使自己活跃起来的一种很好的方式。除了个人享受,规律的身体活动还可以提升生理和心理健康,也就可以潜在地提高生命的整体质量。此外,以俱乐部或团队为基础的体育参与被证明可以改善社会健康,因为体育参与本身即具有社会属性。尽管体育运动能产生这些效益,澳大利亚人的体育参与率仍随着年龄的递增而递减。澳大利亚人口正在加速老龄化,所以非常有必要去了解导致这种递减趋势的原因,并发展出相应战略让大众终生通过坚持参与体育运动来保持活跃与健康。

        本报告的总体目的是提供成年人在老去的过程中参与体育锻炼的各种相关知识。本报告中,年龄在50岁以上的人被看作“老年人”。本报告的具体目标是提供:1)老年人参与体育的知识;2)老年人参与体育过程中的各种益处和阻碍;3)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各种机会、战略和潜在的变化。

        数据主要来源于两个全国性的调查,分别为2010年澳大利亚锻炼、休闲与体育调查和2013年澳大利亚健康与社会科学研究。要实现第一个目标,就有必要认识到这两个调查基于不同的样本,所以这两者的调查结果无法直接相关。此外,我们对192个澳大利亚国家级和州级体育组织进行了调查,并对国家体育组织代表、体育俱乐部成员和非体育俱乐部成员进行了8个目标群体访谈,以此来达成第二个和第三个目标。

    ●      结果

        整体来看,三分之一活跃的老年人参与了各种不同强度的体育运动,并且老年人参与的项目种类很多。男性老年人比女性老年人更喜欢参与体育运动。本报告结果显示,年龄本身并没有必要成为停止参与运动的原因之一。

        本报告研究结果确认,老年人参与体育运动能产生很多健康益处,只要以安全的形式进行并预防损伤。很多老年人是为了社交原因才参加体育运动的,他们很享受这种与家庭子孙们一起运动的机会。

        目前,澳大利亚体育组织大多把青少年的体育参与作为重点工作内容,而非老年人。这也许与国家体育政策有关,国家政策总是倾向于精英体育而非大众体育,老年人体育尤其不受重视。其他原因包括,体育组织目前缺乏资源和/或能力来为老年人开发特定的产品或项目。因此缺乏满足这个日益扩大的老年群体需求和愿望的特定的体育产品。必须承认,老年人对体育俱乐部有很大的贡献,不仅是通过他们的体育参与,也通过担任志愿者丰富了俱乐部的资源,并通过自身行为为年轻一代树立了榜样。因此,制定相关政策和战略让更多老年人通过体育活跃起来,可以为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公共健康做出贡献。

        1.老年人参与体育情况

        ·在以休闲或锻炼为目的进行身体活动的老年人当中,约有三分之一(30%)是在俱乐部环境中进行的。

        ·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不太愿意参与基于俱乐部的体育活动。在老年人中这一比例为30%,而在年轻人群中这一比例达到46%。

        ·高尔夫、草地滚球和网球是老年人最喜欢参与的俱乐部体育项目。

        ·在所有能提高老年人健康的身体活动种类中,有38%是基于体育运动的。这一比例也低于年轻人群(58%)。

        ·与女性老年人(9%)相比,有更多男性老年人(15%)在俱乐部环境中参与身体活动。男性老年人还会比女性老年人进行更多的基于体育的身体活动,比例分别为45%和30%。

        ·约三分之一(34%)的老年人目前是体育俱乐部、协会或其他性质体育组织的会员;37%老年人曾经是会员;30%从没有加入过这些组织。

        ·在所有体育俱乐部老年会员中,90%参与体育运动,20%为俱乐部委员会委员或行政人员。

        ·近90%的体育俱乐部现会员认为,成为会员有益于身体和心理健康;近80%认为成为会员有益于社会健康。

        ·相比于其他类型俱乐部会员或非俱乐部会员,老年体育俱乐部会员更有可能达到每周至少参与150分钟中到高等强度体育运动的身体活动推荐量。

        ·在所有有兴趣成为体育俱乐部会员的老年人中,大部分都是男性,占78%。

        ·无论历史会员状态或性别如何,社交原因、想变得更活跃和提升生理与心理健康都是想成为俱乐部会员的重要因素。

        2. 参与体育的各种益处和阻碍

        ·对于老年人的益处和障碍

            - 主要的益处就是社交和身体健康的提升。此外还存在代际效益,例如可以与子女或孙辈在同一家俱乐部运动。

            - 最频繁被提到的障碍是时间限制、缺乏合适的运动机会和身体条件限制。

        ·对于体育组织的益处和障碍

            - 主要益处是:老年人更倾向于担任志愿者角色,这对很多体育俱乐部来说都至关重要,而且老年会员能成为年轻人的榜样。

            - 其他益处还包括提升整体参与人数的机会,以及深入老年粉丝群体的机会。

            - 体育组织碰到的主要障碍包括:缺乏足够的资源来管理和开发老年人项目,太过于关注提高年轻群体的体育参与率,以及与保险相关的风险管理。

        3. 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机会、战略和潜在变化

        ·我们有正式的计划或项目,如大众体育赛事;然而体育俱乐部会员通常不知道有这些机会。

        ·还有一些非正式的满足老年人运动需求的项目。这些项目一般采取“自下而上”的运作方式,其中体育俱乐部是主要力量。而且这些项目通常在传统体育组织结构之外运作。

        ·大部分体育协会没有特别针对老年人的战略或计划,不过体育俱乐部通常非正式地修改体育管理结构或对项目规则进行少量修改,以此来满足老年会员的需求。

        ·体育协会对如下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战略感兴趣:改变该协会所管理项目的针对老年人的宣传方式(重点放在社交方面、乐趣和规律锻炼所带来的健康益处),与社区和/或高级体育组织展开合作。

        ·潜在的变化包括:修改/扩展现有项目、增多社交性或非正式的运动机会、少量运动规则修改、发展外部合作伙伴。

        ● 本报告缩写列表与说明

        AHSS——澳大利亚健康与社会科学研究

        ATSI——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

        ASC——澳大利亚体育委员会

        CA——澳大利亚板球协会

        CALD——文化和语言多样性

        ERASS——澳大利亚锻炼、休闲与体育调查

        LTPA——休闲时间身体活动(成年人在不同环境下都可以进行身体活动,最常见的是职业环境中的活动、居家活动、与交通有关的活动以及休闲时间身体活动即LTPA。LTPA是一种以锻炼或休闲为目的的活动。)

        HELPA——有健康促进作用的休闲时间身体活动(指至少达到中等强度的LTPA)

        ISEAL——维多利亚大学体育、锻炼与活跃生活研究所

        NSO——国家体育组织

        PA——身体活动

        SO——体育组织

        SSO——州级体育组织

        TA——澳大利亚网球协会

        VU——维多利亚大学

       

        二、简介与研究目的

        体育是身体活动(PA)的一种。有很多种体育形式可供成年人选择,包括个人项目、集体项目、从低强度到高强度的各种项目、需要战略和特殊技巧的项目、不需要特殊技巧的项目、竞技类项目、社交类项目等。因此,体育为成年人悠闲地参与PA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重要的不仅是为了个人享受去参加体育锻炼,也是为了健康和幸福。规律PA能让身体更健康,包括降低慢性疾病带来的健康风险,如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某些癌症;还能提升心理健康,例如降低患抑郁症和焦虑症的风险。现行的公共卫生指南指出,成年人每星期应进行150-300分钟的中等强度运动、75-150分钟的高强度运动,或者将这两者任意组合,这样才能获得健康效益。尽管体育运动能产生这些健康效益,澳大利亚成年人中进行了足够量PA的人数比例仍不足一半(仅43%),并且这个比例随着年龄的递增而递减。

        体育能够在提升PA水平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还能帮助提升健康和幸福水平。体育与健康方面的科技文献显示,参与体育锻炼不仅与各种死亡率的显著降低息息相关,还有证据显示体育能为社会健康带来具体的益处。然而,与所有形式的PA一样,体育参与率也随着年龄的递增而递减。体育组织(SOs)有机会通过帮助老年人体验参与体育所带来的种种健康益处,来应对上述递减趋势。很多重要的健康促进组织已意识到了这一点。例如,澳大利亚国家心脏基金会在其发布的《活跃澳大利亚蓝图》中提出,要“鼓励老年人更好地使用现有的基础设施和体育组织(如体育俱乐部),并注重为体育活动提供更多的社会支持。”

        大部分现有的关于老年人活动形式选择的研究都侧重于PA而不是体育,因此,去认识到体育和体育组织在促进活跃和健康老龄化方面能发挥的作用,可以发展出有效的战略来提升这个日益扩大的人群的体育参与率。

        这份《通过体育运动实现活跃与健康老龄化》报告由澳大利亚体委(ASC)和维多利亚大学(VU)联手打造,总体目的是提供成年人在老去的过程中参与体育锻炼的各种相关知识。本报告中,年龄在50岁以上的人被看作“老年人”。本报告的具体目标是提供:

        1)老年人参与体育的知识;

        2)老年人参与体育过程中的各种益处和阻碍;

        3)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各种机会、战略和潜在的变化。

        第一个目标是通过分析两项调查结果的数据来实现,分别为2010年澳大利亚锻炼、休闲与体育调查(ERASS)和2013年澳大利亚健康与社会科学研究(AHSS)。第二和第三个目标的实现方式是:对澳大利亚国家级和州级体育组织(NSOs/SSOs)进行调查研究以及对国家体育组织(NSOs)代表、体育俱乐部成员和非体育俱乐部成员进行目标群体访谈。

       

        三、研究I——50岁以上成年人的体育参与:参与率、运动形式及对身体活跃度的贡献(ERASS数据)

        这项研究对澳大利亚锻炼、休闲与体育调查(ERASS)的结果进行分析,目的是阐述老年人(定义为50岁以上成年人)参与体育的形式,并探究体育在提升具有健康促进作用的PA水平方面所做出的贡献。

        1.数据来源

        本部分研究中的数据来源于2010版ERASS的调查结果。数据由澳大利亚体委提供。澳大利亚ERASS调查开始于2001年,每年一次,由澳大利亚体育委员会及各级政府的体育休闲部门联合进行,搜集澳大利亚15岁及以上人群在前一年中进行体育锻炼或休闲活动的频率、强度、性质和种类等信息。ERASS调查每个季度都会收集一次数据,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平均每季度约有3400人配合这项调查研究,调查对象遍布各州和地区。

        调查人员在向受访对象介绍了ERASS调查的目的和形式后,会询问他们在过去12月中是否参加过任何形式的以锻炼、休闲或运动为目的的LTPA(这一概念用于与工作、家居或园艺活动相区分)。如果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受访对象还会被问到他们参与的是何种形式的身体活动,参加的活动是否由某一俱乐部、协会或其他机构所组织。如果该活动的确是有组织的,受访对象会被进一步问到是什么类型的俱乐部、协会或机构组织了这些活动,例如是需要购买门票的健身、休闲或室内运动中心,还是需要缴纳会员费或注册费的体育、休闲俱乐部或协会,亦或是由所属公司、学校组织的。

        2. PA参与率——有组织/无组织/俱乐部

        大部分成年人,不管年龄与性别,都在过去12个月中以休闲或体育锻炼为目的参与了PA。接近五分之四(76%)的老年人参与了各种形式的PA,包括无组织和有组织的身体活动。5位老年人中大约有2位(41%)参加了有组织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俱乐部活动),而3位老年人中大约有1位(30%)参加了以俱乐部为基础的有组织的PA(见表1)。

        表1  不同年龄与性别人群的PA参与率*

     

    50岁以下**

    50岁及以上**

    女性

        6495人

    男性

        6512人

    总计

        13007人

    女性

        4422人

    男性

        4174人

    总计

        8596人

    任何身体活动

    85%

    88%

    86%

    76%

    77%

    76%

    任何有组织的活动

    71%

    74%

    72%

    42%

    40%

    41%

    任何基于俱乐部的活动

    43%

    50%

    46%

    29%

    32%

    30%

    * 包括在过去12个月中至少参与过一次身体活动的15岁以上成年人。

        **每列的百分数加起来并非100%,因为每一行的活动形式存在互相包含关系(例如身体活动包含有组织的活动和基于俱乐部的活动,而有组织的活动又包含基于俱乐部的活动)

        50岁以下成年人的PA参与率(86%)高于老年人的参与率(76%)。对于有组织的和以俱乐部为基础的活动,这一差距更加明显。年轻人参加有组织活动的比例比老年人要高1.8倍,分别为72%和41%。年轻人参加以俱乐部为基础的活动的比例仍然比老年人高出1.5倍,分别是46%和30%。因此,无论是否有组织、是否以俱乐部为基础,老年人参与PA的比例都要低于年轻人。总体来看,在所有过去一年中参加过PA的老年人中,有30%是在俱乐部环境中进行的,有11%是在俱乐部之外的有组织环境中进行的。

        3. 老年人喜爱何种俱乐部项目

        根据受访对象的回答,身体活动被分为95个种类。在这95种身体活动中,有57种由国家级和/或州级体育组织管理(即受澳大利亚体委管理),因此这57个种类被归类为体育项目。在俱乐部环境中组织的体育活动称为“基于俱乐部的体育运动”。总体来说,参加基于俱乐部的体育运动的男性多于女性。在1316位参加俱乐部活动的50岁以上男性中,有890位(67%)进行过体育运动。在1287位参加俱乐部活动的50岁以上女性中,只有521位(41%)进行过体育运动。

        最受老年人欢迎的三种基于俱乐部的体育项目是高尔夫、草地滚球和网球。在参加俱乐部活动的老年人中,超过5%参与过这三种项目。成年人参与的体育项目种类可谓多种多样。表2列出了澳大利亚老年人最常参与的25种基于俱乐部的体育项目,其中18项既有男性老年人参与,也有女性老年人参与。

        表2  澳大利亚50岁以上老年人最常参与的25种俱乐部体育项目

     

    521位女性

     

    890位男性

     

    体育项目

    %*

    HELPA

     

    体育项目

    %*

    HELPA

    1

    草地滚球

    9%

    1

    草地滚球

    26%

    2

    高尔夫

    8%

    2

    高尔夫

    16%

    3

    网球

    8%

    3

    网球

    6%

    4

    舞蹈

    3%

    4

    帆船

    4%

    5

    武术

    2%

    5

    自行车

    3%

    6

    无板篮球

    2%

    6

    射击

    3%

    7

    槌球

    1%

    7

    板球

    2%

    8

    皮划艇

    1%

    8

    赛车运动

    1%

    9

    自行车

    1%

    9

    触身式橄榄球

    1%

    10

    马术

    1%

    10

    武术

    1%

    11

    保龄球

    1%

    11

    舞蹈

    1%

    12

    游泳

    0.9%

    12

    游泳

    1%

    13

    帆船

    0.6%

    13

    曲棍球

    0.9%

    14

    赛艇

    0.5%

    14

    乒乓球

    0.9%

    15

    壁球

    0.5%

    15

    澳式足球

    0.8%

    16

    冰雪运动

    0.5%

    16

    射箭

    0.7%

    17

    射击

    0.5%

    17

    槌球

    0.7%

    18

    室外地滚球

    0.4%

    18

    室外足球

    0.7%

    19

    垒球

    0.3%

    19

    室外地滚球

    0.6%

    20

    田径

    0.2%

    20

    皮划艇

    0.6%

    21

    拳击

    0.2%

    21

    定向越野

    0.6%

    22

    曲棍球

    0.2%

    22

    壁球

    0.6%

    23

    羽毛球

    0.2%

    23

    冰雪运动

    0.5%

    24

    篮球

    0.2%

    24

    保龄球

    0.5%

    25

    赛车运动

    0.2%

    25

    羽毛球

    0.4%

    *%代表50岁以上老年人在过去12个月中以锻炼、休闲或运动为目的参与了俱乐部体育活动的人数比例。HELPA=有健康促进作用的休闲时间身体活动(指至少达到中等强度的LTPA)。

        下列11个项目上男性老年人的参与率高于女性老年人:

        ·高尔夫(男性26%,女性8%)

        ·草地滚球(男性16%,女性9%)

        ·帆船(男性4%,女性0.6%)

        ·射击(男性3%,女性0.5%)

        ·自行车(男性3%,女性1%)

        ·赛车运动(男性1%,女性0.2%)

        ·曲棍球(男性0.9%,女性0.2%)

        ·羽毛球(男性0.4%,女性0.2%)

        ·室外地滚球(男性0.6%,女性0.4%)

        ·壁球(男性0.6%,女性0.5%)

        ·游泳(男性1%,女性0.9%)

        下列6个项目上女性老年人的参与率高于男性老年人:

        ·网球(女性8%,男性6%)

        ·舞蹈(女性3%,男性1%)

        ·武术(女性2%,男性1%)

        ·保龄球(女性1%,男性0.5%)

        ·皮划艇(女性1%,男性0.6%)

        ·槌球(女性1%,男性0.7%)

        在老年女性最常参与的25种俱乐部体育项目中有7项不在老年男性最常参与的25种俱乐部体育项目之列,包括无板篮球、马术、赛艇、垒球、田径、拳击和篮球。在老年男性最常参与的25种俱乐部体育项目中,同样有7项是老年女性不喜欢参与的,包括板球、触身式橄榄球、乒乓球、澳式足球、射击、室外足球和定向越野。

        老年人参与的俱乐部体育项目种类非常丰富,既有低强度的(如射击)也有高强度的(如壁球、拳击),既有个人项目(如皮划艇)也有集体项目(如曲棍球)。所以,年龄并没有必要成为停止参与这些运动的一个理由。然而,除了11种老年女性最常参与的俱乐部体育项目和12种老年男性最常参与的俱乐部体育项目外,其他项目的老年人参与率都小于1%。这说明,澳大利亚老年人并不经常参与ERASS调查所归类的这57种体育项目。

        按照通行做法,我们将“有健康促进作用的休闲时间身体活动(HELPA)”定义为:能量消耗比休息时间能量消耗至少高3.5倍的中到高等强度运动。“非HELPA活动”即能量消耗没有比休息时间能量消耗高3.5倍的低强度运动。

        在澳大利亚50岁以上老年男性和女性最常参与的25种俱乐部体育项目中,仅有4项为“非HELPA活动”,分别是草地滚球、槌球、射击和室外地滚球。这意味着与其他项目相比,这4种体育项目在提升身体健康方面的有效性较差一些。不过这些项目仍然有可能在改善心理健康和社交能力方面发挥作用。此外,特别是当成年人逐渐老去时,这些项目也许比高强度体育项目更容易坚持参与下去。

        4. 体育在提升HELPA参与率方面的作用

        如前所述,本调查将老年人参与的活动分类为HELPA和非HELPA。我们将调查中涉及的所有95种活动都进行了这样的分类,其中有78种属于HELPA活动。此外,78种HELPA活动中又有50种(64%)被归类为HELPA体育项目,也就是说这些项目由国家体育组织和/或州级体育组织管理(即由澳体育委员会管理)。

        为了弄清楚体育在提升HELPA参与率方面的作用,我们把每个项目对应的受访对象分成三种互斥类别。所有在俱乐部环境中参与活动的人被归类为“俱乐部参与者”(简称Org-club),不管他们是否同时参与其他活动。剩下的受访对象中,参与非俱乐部环境下的有组织活动的人被归类为“有组织的非俱乐部参与者”(简称Org non-club)就,不管他们是否还同时参与无组织活动。最后剩下的一类则为“无组织参与者”(简称Non-org)。

        (1)有健康促进作用的休闲时间身体活动(HELPA)与年龄的关系

        图1将所有HELPA活动按上述方法进行了分类;图2显示了体育项目在HELPA活动中所占的比重;图3将HELPA体育项目按上述方法进行了分类;图4对比了年轻人与老年人参与HELPA体育项目的频率。

        老年人在过去12个月中共参与了10607次HELPA活动,其中大部分(82%)是无组织的,12%在俱乐部中进行,6%为非俱乐部环境中的有组织活动。年轻人参加俱乐部活动和非俱乐部环境的有组织活动的比例几乎是老年人的2倍(见图1)。

        

        图1  不同类型HELPA活动参与率与年龄的关系

        对于老年人,体育运动占HELPA活动的比例为38%,而年轻人中这一比例达58%(见图2)。老年人的所有HELPA体育活动中,有67%是无组织的,29%是有组织的俱乐部活动,4%是非俱乐部环境中的有组织活动。年轻人的无组织活动比例显著低于老年人,只有53%,同时非俱乐部环境的有组织活动的比例又显著高于老年人,达到13%(见图3)。无论老年人还是年轻人,参与HELPA体育活动的频率高于12次/年的人数比例都有近80%(见图4)。

        

        图2  体育项目在老年人和年轻人HELPA活动中所占的比重

       

        

        图3  不同类型HELPA体育活动参与率与年龄的关系

       

        

        图4  年轻人与老年人参与HELPA体育项目的频率

       

        这些结果表明,老年人比年轻人更少在俱乐部中参加HELPA活动,且体育运动占HELPA活动的比例比年轻人要低。然而,对于HELPA体育活动来说,老年人和年轻人在俱乐部环境中参与此类活动的比例相差无几。此外,绝大部分HELPA体育活动的参与频率都高于12次/年,该频率与年龄无关。

        (2)老年人HELPA参与情况与性别的关系

        图5显示了老年人不同类别HELPA活动与性别的关系;图6显示了不同性别老年人参与的体育项目在HELPA活动中所占的比重;图7显示了不同性别老年人参与HELPA体育活动的情况;图8对比了不同性别老年人参与HELPA体育项目的频率。

        老年男性与老年女性参加的HELPA活动总体数量大致相同。老年男性与老年女性参与无组织活动、有组织俱乐部活动和非俱乐部环境中的有组织活动的比例也相差无几。老年人参与的所有HELPA活动中约有20%是有组织的。然而,老年男性参与俱乐部活动的比例稍高于老年女性,分别为15%和9%。相反地,老年女性参与非俱乐部环境中有组织活动的比例要高于老年男性(见图5)。

       

        

        图5 老年人不同类型HELPA活动参与率与性别的关系

       

        HELPA体育活动占所有HELPA活动的比例,老年男性是老年女性的1.5倍,分别为45%和30%(见图6)。尽管老年男性参与了更多的HELPA体育活动,但老年男性与老年女性参与无组织活动、有组织俱乐部活动和非俱乐部环境中的有组织活动的比例大致相似。超过四分之一的HELPA体育活动(老年男性30%、老年女性26%)是在俱乐部环境中进行的(见图7)。约80%HELPA体育活动的参与频率高于12次/年(见图8)。

       

        

        图6  体育项目在老年男性和老年女性HELPA活动中所占的比重

       

        

        图7  老年人不同类型HELPA体育活动参与率与性别的关系

       

        

        图8  老年男性与老年女性参与HELPA体育项目的频率

       

        因此,老年男性比老年女性参与了更多的俱乐部活动和更多的HELPA体育活动。不过,老年男性与老年女性参与HELPA体育活动的频率没有显著差别。

       

        四、研究II——50岁以上成年人的体育参与:会籍、效益与健康状况(AHSS数据)

        本部分研究的目的是为50岁以上老年人的体育参与情况提供更多深层次信息,包括他们加入体育组织会员的情况以及体育运动有可能为他们带来的好处。另外,我们将对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和非会员的身体活动(PA)参与水平、社会人口特征和健康幸福水平进行对比。因为ERASS调查中没有这些信息,所以由维多利亚大学研究团队特别设计的调研问题被纳入了澳大利亚健康与社会科学研究(AHSS)中。

        1. 数据来源

        本部分研究中的数据来源于澳大利亚中央昆士兰大学的AHSS研究结果。2009-2013年,AHSS团队招募了一批同意参加在线调查的澳大利亚成年人。AHSS研究不是纵向的,数据于2013年11月收集。在1856位回答了体育参与问题的成年人中,30%年龄在50岁以下,70%年龄在50岁以上。年轻人的平均年龄是39岁,其中59%为女性。老年人的平均年龄是63岁,其中49%为女性。

        2. 会籍和组织类别

        在受访对象回答问题时,现在是某组织会员的对象会被问到加入的是什么类型的组织。同时是多个组织会员的人会被问到在哪个组织中活动的时间最多。结果如表3所示。在老年人的加入比例方面,有2种类型的组织遥遥领先于其他类组织。在440名现在是某组织会员的老年人中:

        ·44%加入的是某种需要缴纳会费或注册费的协会,也就是通常所指的“俱乐部”;

        ·39%加入的是需要购买门票的健身、休闲或室内体育中心。

        与年轻人相比,老年人更有可能加入以下组织:

        ·俱乐部(老年人44%,年轻人40%);

        ·休闲俱乐部或协会(老年人5%,年轻人1%);

        ·社区健身项目(老年人3%,年轻人1%)。

        年轻人更有可能加入的是:

        ·健身、休闲或室内体育中心(年轻人47%,老年人39%)。

        表3  不同年龄和性别的成年人加入的不同组织类型

     

    50岁以下

    50岁及以上

     

    女性

        120人

    男性

        79人

    共计

        199人

    女性

        216人

    男性

        224人

    共计

        440人

    俱乐部

    33%

    51%

    40%

    30%

    58%

    44%

    需要购买门票的健身、休闲或室内体育中心

    53%

    38%

    47%

    51%

    28%

    39%

    休闲俱乐部或协会

    -

    3%

    1%

    5%

    6%

    5%

    社区健身项目

    3%

    -

    1%

    4%

    1%

    3%

    身体活动课程

    2%

    -

    2%

    3%

    0.9%

    2%

    其他

    10%

    9%

    10%

    8%

    6%

    7%

    老年人加入俱乐部的比例稍高于年轻人的原因可能是老年人付费参与高尔夫、草地滚球和网球的比例比较高。此外,老年人可能对体育俱乐部的社交特质更感兴趣。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受访年轻人群的平均年龄只有39岁,这意味着他们的家庭开销和职业发展投资负担较重,这也会成为加入体育俱乐部的一个障碍。

        不同性别之间呈现出较大差别。对于老年人:

        ·加入俱乐部会籍的男性比例几乎是女性的2倍(男性58%,女性30%)

        ·加入健身、休闲或室内体育中心会籍的女性的比例更高(女性51%,男性28%)

        3. 老年俱乐部会员喜欢哪种运动项目?

        澳大利亚老年俱乐部会员参与率最高的三个运动项目是:

        ·高尔夫(老年男性43%,老年女性23%)

        ·草地滚球(老年男性14%,老年女性6%)

        ·网球(老年男性14%,老年女性9%)

        除上述三个项目,老年俱乐部会员参与的其他运动项目种类也非常多,既有低强度的(如槌球)也有高强度的(如壁球、铁人三项),但这些项目的参与人数非常少,这说明老年人并不经常参与这些项目。

        4. 老年会员在俱乐部中担任的角色

        在调查过程中,加入了俱乐部会籍的老年人会被问到在俱乐部中进行何种活动以及担任何种角色(见表4)。

        ·大部分老年俱乐部会员都是“参与者”,主要关注比赛(60%)或放松、社交、健康和健美(39%);

        ·关注比赛的老年人比例(60%)高于年轻人(53%);

        ·除作为“参与者”外,“委员会委员或行政人员”是老年人最常担任的角色类型,且比例高于年轻人,分别为19%和14%;

        ·与年轻会员相比,老年会员成为教练、指导员、老师或打分员、计时员的可能性较小。

        表4   不同年龄和性别的成年俱乐部会员担任的不同角色

     

    50岁以下

    50岁及以上

     

    女性

        39人

    男性

        40人

    共计

        79人

    女性

        65人

    男性

        130人

    共计

        195人

    参与者-关注比赛

    44%

    63%

    53%

    60%

    60%

    60%

    参与者-关注放松、社交、健康和健美

    51%

    45%

    48%

    37%

    40%

    39%

    委员会委员或行政人员

    8%

    20%

    14%

    25%

    16%

    19%

    教练、指导员或老师

    10%

    20%

    15%

    8%

    9%

    9%

    裁判或仲裁员

    5%

    8%

    6%

    3%

    99%

    7%

    打分员或计时员

    8%

    3%

    5%

    0%

    2%

    1%

    提供医疗援助

    3%

    0%

    1%

    2%

    0%

    1%

    老年会员中有90%以上都是“参与者”。老年会员担任角色的不同与性别无显著关系(见图9)。

        

        图9  不同性别的50岁以上老年人担任“参与者”和其他角色情况

        老年俱乐部会员所参与运动的整体强度有如下差别:

        ·32%为低强度;

        ·57%为中等强度(即可以加快呼吸速度、但参与者仍然可以谈话的运动);

        ·12%为高强度(让参与者喘气的运动)。

        PA公共健康指南推荐成年人将中等和高等强度运动结合进行,以获得健康效益。该指南推荐成年人每周参与150-300分钟中等强度运动及75-150分钟高强度运动,或将两者任意组合。但是,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即使成年人没有达到这些标准,活动一下总比不动要好,对健康和生活质量都会有好处。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参与体育运动有利于提高老年俱乐部会员的健康水平。

        5. 参与体育运动的益处

        当俱乐部会员被问及是否同意“成为会员能带来潜在效益”的说法时,结果如下:

        ·近90%的老年会员同意或非常同意“成为俱乐部会员有益于生理和心理健康”;

        ·近80%老年会员同意或非常同意“成为俱乐部会员有益于社会关系健康”;

        ·老年男性和老年女性都认为,他们从加入俱乐部会籍中获得了同样多的益处。

        6. 现今的非会员有无兴趣成为会员?

        现在还不是某一组织会员的老年人是否有兴趣成为会员?如果有,那么对哪种类型的组织感兴趣?表5提供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

        ·过去10年内加入过某组织会籍的老年人中,有8%对于现在加入体育俱乐部感兴趣;更有兴趣加入的是健身中心(19%)、社区健身项目(18%)和其他类型(14%);

        ·10多年前加入过某组织会籍的老年人中,有10%对于现在加入体育俱乐部感兴趣;更有兴趣加入的是社区健身项目(14%)和休闲俱乐部或协会(12%);

        ·从没加入过任何组织会籍的老年人中,有4%对于现在加入体育俱乐部感兴趣;更有兴趣加入的是其他类型(13%)、社区健身项目(11%)和休闲俱乐部或协会(7%)。

        ·过去10年内加入过某组织会籍的老年人中,有29%现在没有兴趣加入体育俱乐部;

        ·10多年前加入过某组织会籍的老年人中,有42%现在没有兴趣加入体育俱乐部;

        ·从没加入过任何组织会籍的老年人中,有59%现在没有兴趣加入体育俱乐部。

        表5  50岁以上非会员最有兴趣加入的组织类型

     

    过去10年内加入过某组织会籍的老年人

    10多年前加入过某组织会籍的老年人

    从没加入过任何组织会籍的老年人

     

    女性

        135人

    男性

        67人

    共计

        202人

    女性

        118人

    男性

        154人

    共计

        272人

    女性

        171人

    男性

        211人

    共计

        382人

    俱乐部

    3%

    18%

    8%

    5%

    14%

    10%

    2%

    6%

    4%

    健身、休闲或室内体育中心

    19%

    19%

    19%

    14%

    11%

    8%

    6%

    2%

    4%

    休闲俱乐部或协会

    2%

    10%

    5%

    7%

    16%

    12%

    5%

    9%

    7%

    社区健身项目

    24%

    8%

    18%

    20%

    8%

    14%

    18%

    5%

    11%

    身体活动课程

    7%

    6%

    6%

    3%

    2%

    2%

    3%

    1%

    2%

    其他

    18%

    8%

    14%

    8%

    11%

    10%

    14%

    13%

    13%

    不感兴趣

    27%

    31%

    29%

    43%

    40%

    42%

    53%

    64%

    59%

    在有兴趣成为会员的老年人中,大部分都是男性。这些老年人感兴趣的运动项目种类有很多,包括高尔夫、草地滚球、板球、曲棍球、自行车、游泳、网球、射击、棒球、赛艇、拳击、橄榄球、帆船、足球等,其中最感兴趣的是高尔夫和草地滚球。这也再次证明了高尔夫和草地滚球这两个项目确实是澳大利亚老年人非常喜爱的项目。

        当有兴趣成为体育俱乐部会员的老年人被问及是否同意以下4种因素是加入俱乐部的潜在理由时,他们的回答如下(图10):

        ·67%的老年人会因为社交原因成为俱乐部会员;

        ·55%会为了提升身体健康而成为俱乐部会员;

        ·53%会为了更加活跃而成为俱乐部会员;

        ·45%会为了改善心理健康而成为俱乐部会员;

        

        图10  50岁以上老年人成为体育俱乐部会员的潜在原因

        这表明,那些希望提高老年会员数量的体育俱乐部,可以考虑把重点放在体育的社交特质方面以及规律参与体育运动将带来的心理和生理健康效益上。

        7. 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之间的比较

        (1)身体活动(PA)水平

        图11比较了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的身体活动(PA)水平。

        ·俱乐部会员比其他组织会员和非会员更有可能达到PA指南推荐的标准,比例分别为82%、75%和54%;

        ·就澳大利亚整体人口数据来看,55-64岁成年人达到PA指南标准的比例仅为40%,远远低于老年俱乐部会员82%的比例。

        

        图11  不同会籍状态的50岁以上成年人的身体活动水平

        (2)社会人口特征

        表6比较了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的社会人口特征。比较显著的统计学差异有:

        ·俱乐部会员中男性所占比例更高(67%),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中男性比例则分别为38%和51%;

        ·俱乐部会员与其他组织会员间的社会人口特征差异比与非会员间的社会人口特征差异要大

            - 住在大城市的俱乐部会员的比例为57%,低于其他组织会员比例(66%),而比其他组织会员更多的俱乐部会员(10%)住在城市外围区域或偏远地区,在其他组织会员中这一比例仅为4%;

            - 俱乐部会员一般比其他组织会员的教育程度更低;

            - 俱乐部会员一般比其他组织会员的收入低;

        ·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这三组对象在年龄、婚姻状况、生活条件、出生国家或就业状况方面并不存在显著差异。

        表6  不同会籍状态的50岁以上成年人的社会人口特征

     

    俱乐部会员195人

    其他组织会员245人

    非会员856人

    共计

        1296人

    平均年龄

    64

    63

    63

    63

    性别

    女性

    33%

    62%

    50%

    49%

    男性

    67%

    38%

    51%

    51%

    婚姻状况

    未婚/丧偶/离异

    22%

    20%

    20%

    20%

    已婚/事实婚姻/同居

    79%

    80%

    80%

    80%

    居住条件

    子女小于18岁

    7%

    9%

    10%

    10%

    子女大于18岁

    15%

    20%

    19%

    19%

    子女不同住/无子女

    79%

    71%

    71%

    72%

    居住区域

    大城市

    57%

    66%

    54%

    57%

    内部区域

    33%

    30%

    33%

    33%

    外围区域/偏远地区

    10%

    4%

    13%

    11%

    出生国家

    澳大利亚

    76%

    74%

    78%

    77%

    其他

    24%

    26%

    22%

    23%

    教育程度

    12年级毕业

    24%

    17%

    30%

    27%

    技术学校/贸易证书

    21%

    11%

    16%

    16%

    高等教育

    55%

    73%

    54%

    58%

    就业状况

    全职

    24%

    27%

    31%

    29%

    兼职

    15%

    18%

    14%

    15%

    临工

    4%

    4%

    5%

    5%

    无业/学生/在家学习

    3%

    4%

    6%

    5%

    退休

    55%

    47%

    44%

    46%

    收入

    低收入

    36%

    27%

    44%

    40%

    中等收入

    35%

    39%

    30%

    32%

    高收入

    29%

    34%

    26%

    28%

     

        (3)健康与幸福程度

        表7比较了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的健康与幸福程度。其中显著的统计学差异包括:

        ·俱乐部会员与其他组织会员自认为的健康水平比非会员自认为的健康水平要高;

        ·根据体重指数(BMI)数据:

            - 俱乐部会员的超重率更高;

            - 相比于非会员,俱乐部会员与其他组织会员的肥胖率较低;

        ·俱乐部会员与其他组织会员比非会员拥有更好的身体素质;

        ·俱乐部会员、其他组织会员与非会员这三组对象在慢性病数量、抑郁症状或生活质量方面并不存在显著差异。

        表7  不同会籍状态的50岁以上成年人的健康与幸福状况

     

    俱乐部会员195人

    其他组织会员245人

    非会员856人

    共计

        1296人

    健康自评

    很好

    51%

    53%

    36%

    42%

    33%

    35%

    41%

    39%

    差/一般

    16%

    12%

    22%

    19%

    患慢性病数量

    20%

    24%

    24%

    23%

    一个

    32%

    26%

    28%

    28%

    两个

    20%

    25%

    19%

    20%

    三个或更多

    29%

    25%

    29%

    28%

    体重指数

    正常体重

    33%

    45%

    34%

    36%

    超重

    50%

    36%

    36%

    38%

    肥胖

    18%

    20%

    30%

    26%

    抑郁状况

    无症状

    84%

    82%

    82%

    83%

    有症状

    16%

    18%

    18%

    17%

    生活质量评分(平均数)

    躯体健康评分(PCS)

    46

    45

    43

    44

    心理健康评分(MCS)

    52

    51

    51

    51

     

        五、研究III——从体育组织角度看待体育与老龄化(调查研究)

        1. 目的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体育组织(SOs)如何看待体育与老龄化的问题,本研究团队开展了一项调查研究。在本研究中,SOs指国家体育组织(NSOs)和州级体育组织 (SSOs)。本研究的目的就是了解这些体育组织如何看待:

        1)现今老年人的运动机会;

        2)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潜在障碍与益处;

        3)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战略。

        分析本调查结果时,我们把重点放在以下分类与比较:

        ·国家体育组织(NSOs) vs州级体育组织 (SSOs);

        ·集体项目vs个人项目;

        ·接触/碰撞式运动项目vs有限接触式运动项目和非接触式运动项目;

        ·老年人参与率较高的运动项目vs老年人参与率一般和较低的运动项目。

        本部分调查由“体育市场洞察”公司和澳体育委员会协助进行。研究团队为本部分研究设计了一个网络调查问卷,包含19个体育与老龄化相关问题,由体育组织员工或志愿者填写,这些组织都希望提升所管理体育项目的参与率。

        这些体育组织是依据澳体育委员会认证的NSOs名单所挑选的,既包括受资助项目也包括不受资助的项目。在澳体委名单所列的93个组织中,我们联系了78个NSOs及其所辖SSOs(共702个SOs),请他们帮助填写调查问卷。之所以没有联系另外15个,是因为其中14个为非政府联盟组织、1个只关注精英体育。

        与NSOs的联络工作由澳体委协助完成。澳体委负责联络每个选中的NSO,请其允许维多利亚大学与之联系。之后维多利亚研究团队会邀请感兴趣的NSOs(28个)完成调查,并提供所辖SSOs的联络方式。对于没有答复澳体委的NSOs(50个),由研究团队通过其官方网站与他们联络。对于没有答复NSOs的SSOs,也同样采取这种方式联络。最后,共联络上241个SSOs,占总数的47%。

        2. 受访对象

        本部分研究覆盖了澳大利亚所有州和地区,涉及了所有体育项目中的65%。NSOs的答复率为59%(78个中的46个);SSOs的答复率为61%(241个中的146个)。

        受访者的年龄从22到71岁不等,平均年龄为44岁。64%的受访者为男性。受访者的工作职位差别很大,有首席执行官、大众体育经理和秘书长等。不过,大部分受访者(76%)同时关注战略发展和项目实施,12%仅负责战略实施,6%仅负责项目实施,剩下的6%负责其他方面。45%的受访者在各自组织中的工作时间为1-5年。

        3. 体育组织对不同目标群体的优先级排序

        受访者会被问到所在体育组织对于提高不同人群的体育参与率的重视程度,结果如图12所示:

        ·最高优先级是11-15岁人群(86%受访者认为重视/很重视);

        ·最低优先级是老年人(39%受访者认为重视/很重视)。

        

        图12  体育组织对提升不同人群体育参与率的重视程度

        虽然对于大部分体育组织来说,提升老年人的体育参与率都被当做最低优先级的事项,但不得不提的是,完成本次调查的体育组织所管理的体育项目也许本身就是老年人不经常参与的项目,因为其中包含一些高度碰撞式的体育项目。

        为了更好地理解调查结果,我们按照ERASS中的老年人参与水平数据把体育组织进行分类(图13)。老年人体育参与率大于0.5%的体育项目被归类为“高参与水平”;介于0.05%-0.5%之间的称为“中等参与水平”;小于0.05%的称为“低参与水平”。ERASS2010调查中没有涉及的9个体育项目(覆盖21个体育组织)被归类为“参与水平未知”。

        

        图13  体育组织对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重视程度与参与率的关系

       

        由此可见,老年人参与率最高的体育项目一般都是所属体育组织比较重视老年人体育的项目。

        此外,个人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比集体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更加关注提升该项目的老年人参与率。有限接触或无接触式体育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比接触/碰撞式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更加关注提升该项目的老年人参与率。

        因此,个人项目、有限接触或无接触式项目更加重视老年人的体育参与率。然而,大多数体育组织对推动老年人体育发展的重视程度既不高也不低,处于中等水平。

        4. 老年人的运动机会

        调查中受访者会被问到他们所在体育组织是否有特别针对老年人的战略或项目。战略被定义为“一个长期计划,目的是吸引更多老年人参与所管理体育项目、当原有参与者逐渐老去时能留住他们继续参与该运动”。项目被定义为“特别为老年人设计的一个正式项目或系列活动”。大部分体育组织没有针对老年人的特别战略或项目:

        ·27%的体育组织有老年人战略;

        ·42%的体育组织有老年人项目;

        ·最流行的项目是“老将运动会”之类的项目,20%的体育组织(覆盖22个不同体育项目)都提供此类活动。

        战略:

        ·个人项目(30%)比集体项目(19%)有更多针对老年人的特别战略;

        ·参与率高的体育项目(30%)比参与率低的体育项目(17%)有更多针对老年人的特别战略。

        但是,参与率高的体育项目中仅有30%制定了针对老年人的特别战略,这意味着特别战略并不一定能提升老年人的参与率。只有对老年人有吸引力的体育项目参与率才会高,参与率与特别战略的关联性并不强。

        项目:

        ·参与率低的体育项目(50%)比参与率高(42%)或中等(45%)的体育项目有更多针对老年人的特别项目。

        这意味着拥有特别项目并不一定能提升老年人的参与率。

        对于体育组织如何定义“老年参与者”,结果如下:

        ·体育组织定义的“老年参与者”的平均年龄是42岁,对具体体育项目来说则从18到75岁不等。

        ·对于适于参与各个体育项目的年龄上限,从30到110岁各不相同,平均年龄上限是72岁。

        各个体育组织对“老年参与者”的年龄划分并不相同,对参与该运动项目的年龄上限的规定也不尽相同。本研究将老年人定义为年龄在50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不过体育组织划分的“老年参与者”的年龄界限平均为42岁,小于50岁。

        5. 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组织障碍

        研究团队在调查中列出了11种有可能妨碍老年人体育参与率提升的组织性障碍,并请受访者依次分别填写“同意程度”(图14)。最主要的3种障碍是:

        ·缺少资源来管理老年人项目(70%同意/非常同意);

        ·缺少资源来开发老年人项目(69%同意/非常同意);

        ·重点放在其他年龄组上(69%同意/非常同意)。

        

        图14  受访者对提升老年人参与率的潜在组织障碍的同意程度

        参与水平不同的体育项目以及接触式和非接触式体育项目间存在如下差别:

        ·参与率低的体育项目(72%)比参与率高(62%)或中等(61%)的体育项目更缺乏合适的老年人项目;

        ·接触/碰撞式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比有限接触或无接触式体育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更加关注老年人外的其他年龄人群。

        6. 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为体育组织带来的益处

        研究团队在调查中列出了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能为体育组织带来的5种潜在益处,并请受访者依次分别填写“同意程度”(图15)。大部分(60%)受访者同意或非常同意这5种益处。最主要的3种益处是:

        ·促进该项目整体参与率的提升(91%同意/非常同意);

        ·加强与体育组织老年粉丝的交流(78%同意/非常同意);

        ·承担更多社会责任并帮助日益扩大的老年群体(75%同意/非常同意)。

        

        图15  受访者对提升老年人参与率的潜在效益的同意程度

       

        7. 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战略

        研究团队在调查中列出了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21种战略,并请受访者依次填写对这些战略有效性的看法。这21种战略分别是改变宣传方式、与社区组织合作、与上级组织合作、减少赛事增加社会活动、将社会活动按年龄分类、增加会籍种类的可选择性、将赛事按年龄分类、降低参与成本、缩短活动时间、缩短训练课程、制定针对不同性别的战略/项目、增多活动地点、重视力量和健身训练、降低训练课程频率、降低比赛的频率、改善无障碍环境、减小场地尺寸、降低身体接触程度、改造器材、增大团队规模、减小团队规模。其中最受重视的3种战略有:

        ·改变宣传方式(77%受访者认为重要);

        ·与社区组织合作(77%受访者认为重要);

        ·与上级组织合作(74%受访者认为重要)。

        改造器材:

        ·不同意改造器材这一战略的NSOs(52%)几乎是SSOs(25%)的2倍。

        降低身体接触程度:

        ·比起有限接触式项目(25%)或无接触式项目(12%)所属体育组织,接触/碰撞式项目(59%)所属体育组织更加认同降低身体接触程度的战略;

        ·比起参与率高的体育项目,参与率低和中等的体育项目更加认同降低身体接触程度的战略。

        参与率高的体育项目所属体育组织认为,“降低身体接触程度”的战略可行性不高。ERASS调查数据显示,更多老年人喜爱参与身体接触程度低的体育项目如高尔夫、草地滚球和网球。

        降低参与成本:

        ·比起参与率低的体育项目,参与率高和中等的体育项目更加认同降低参与成本的战略。

        这一结果说明,降低参与率较低的体育项目的参与成本并不一定能提升该项目的老年人参与率。

        训练课程的频率和长度:

        ·比起有限接触式项目(32%)或无接触式项目(18%)所属体育组织,接触/碰撞式项目(51%)所属体育组织更加认同降低训练课程频率的战略;

        ·认同降低训练课程频率这一战略的集体项目(56%)几乎是个人项目(16%)的3.5倍;

        ·认同缩短训练课程时间这一战略的集体项目(63%)是个人项目(30%)的2倍。

        因此集体项目的训练课程也许比个人项目的训练课程更加激烈、有更多时间限制。

        8. 资源

        研究团队在调查中列出了帮助体育组织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的10种不同资源,并请受访者依次填写对这些资源有效性的看法(图16)。

        ·超过80%的受访者认为这些资源有用或非常有用;

        其中最主要的3种资源有:

        ·吸引老年人参与体育运动的特别营销指南(49%受访者认为非常有用);

        ·体育组织宣传资源(44%受访者认为非常有用);

        ·当地体育俱乐部宣传资料(43%受访者认为非常有用)。

        

        图16  受访者对提升老年人参与率潜在资源的有效性的看法

       

        当要求体育组织选出他们最认同的一种资源时,结果便出现了不同(图17)。前3种最被认同的资源是:

        ·提供关于如何吸引老年人参与体育的建议的网站(16%体育组织最认同);

        ·老年人与体育有关事件的报道(16%体育组织最认同);

        ·吸引老年人参与体育运动的特别营销指南(15%体育组织最认同)。

        

        图17  不同体育组织最认同的提升老年人参与率的战略

       

        若将体育组织进行进一步的分类,各类体育项目所属的体育组织最认同的资源略有不同(表8)。此外,受访者回答出的其他有用资源还包括案例分析、资金支持和投资战略。90%的体育组织都对资源的在线传输具有很高的认可度。

        表8  每类体育项目/体育组织最认同的资源

    最认同资源

    组织

    国家体育组织

    网站(22%最认同)

    州级体育组织

    报道(15%最认同)

        营销指南(15%最认同)

    老年人参与率

    低参与率的体育项目

    报道(28%最认同)

    中等参与率的体育项目

    报道(18%最认同)

    高参与率的体育项目

    营销指南(23%最认同)

    项目类型

    个人项目

    网站(18%最认同)

        营销指南(18%最认同)

    集体项目

    报道(22%最认同)

    接触程度

                    无接触式体育项目

    营销指南(19%最认同)

    有限接触式体育项目

    网站(19%最认同)

    接触/冲撞式体育项目 

    报道(18%最认同)

    9. 小结

        澳大利亚大部分体育组织对于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不够重视,而是更关注其他年龄人群,特别是青少年的体育参与率。比起集体项目所属体育组织和接触/冲撞类项目所属体育组织,个人项目所属体育组织和有限接触或无接触式项目所属体育组织更加关注老年人体育。大部分体育组织没有针对老年人体育的特别战略或项目。不过对于已有老年人战略或项目的体育组织,基本上只有项目而没有战略。

        体育组织在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方面遇到的主要障碍是缺乏资源来管理和开发合适的老年人项目。同样地,体育组织表明他们的重点放在其他年龄组或目标群体。参与率低的体育项目和接触/冲撞类项目感觉老年人对他们的项目需求度不高。然而,体育组织也认识到,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可以帮助提高该项目的整体参与率并使他们能够与老年粉丝群体更多地交流。

        整体来看,体育组织认为在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方面最有效的战略是改变宣传方式、与社区或上级组织合作。具体对于各类不同的体育项目,最被认同的战略包括:

        ·对于集体项目,降低训练课程频率和缩短训练课程时间可能会带来益处;

        ·对于接触/冲撞类项目,可以考虑降低身体接触程度和训练课程频率;

        ·对于有限接触或无接触式项目,提供更多活动地点将是一个有效战略;

        ·对于高或中等水平参与率的体育项目,降低参与成本将是一个有效战略;

        ·对于低水平参与率的体育项目,降低身体接触程度和引进一些针对不同性别的活动将是一个有效战略。

        体育组织最认同使用以下资源来提升老年人体育参与率:

        ·提供关于如何吸引老年人参与体育的建议的网站;

        ·老年人与体育有关事件的报道;

        ·吸引老年人参与体育运动的特别营销指南。

    (未完待续)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